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穗,也让你体悟生命的宝贵

看罢《白夜行》,除了赞叹东野圭吾的布局精妙情节紧凑及人物丰满之外,更对这种凄美的世界观以及爱情观感到绝望与感动,《白夜行》是一场宏大的悲剧,是隐藏在阳光之下的畸形爱情,更是主角们在绝境之中依偎共存的无二选择。

       雪穗爱亮司吗?

“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这句象征《白夜行》故事内核的绝望念想,有如一个美丽的幌子,随着无数凌乱、压抑、悲凉的时间片段,纪录片一样一一还原:没有痴痴相思,没有海枯石烂,最后一丝温情也被完全的抛弃,万千读者在一曲救赎恶意的爱情之中悲切动容,只剩下冰冷绝望的诡计。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黑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样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凭借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图片 1

      亮司爱雪穗吗?

曾经非常草率的读过这本书,那是高中时上课偷看小说的年代,一直想写一篇文章,却不知从何下笔,两天时间重读《白夜行》,再一次触碰亮司和雪穗的世界,空洞破碎二人彼此相互依存的世界,一直行走在没有太阳的白夜中渴望希望的亮光的故事。

《白夜行》的故事很长,讲述了整整十九年的人生,一开始的时候,主角在玩耍的当下,突然不幸地跑到了一间废弃大楼之间,在这个大楼之下,他发现了一个隐藏了许久的秘密,那就是,他抬头的那瞬间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倒在血泊之中,这让年纪尚小的他感到惊讶与惶恐,他在思考到底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他的人生到底该如何向前了。之后西本雪穗的母亲及”母亲的情人”也”意外死亡”。他与雪穗的人生在一起作案中紧密联系在一起,之后他们虽然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但他们在阳光之下,仍旧有黑暗的联系与交易。

     
 看完《白夜行》之后,为了寻找共鸣,我看了很多书评,网友们争议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雪穗和亮司之间有爱情吗?雪穗爱亮司吗?那亮司呢,他爱雪穗吗?

十一岁,两个还未褪去稚嫩的孩子本应是活蹦乱跳的样子,却背负起无穷的罪恶,彼此手牵着手生活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图片 2

     
从我个人理解的角度,我认为他们之间是没有爱情的,雪穗是不爱亮司的,亮司也是不爱雪穗的。

他们生活在满是恶魔的人间地狱,作为照亮对方世界的太阳,我一直认为,只有相近的人才能走在一起,所以比较排斥所谓恋爱互补说,不论是情侣、朋友、亲人,如果相互之间没有相似之处,早晚有一天会因为差异而心生厌恶,反之没有一个人会真正的讨厌自己。

《白夜行》所描述的爱情如在荒野之中开出的花,为了不被警察察觉,亮司与雪穗约定好犯案之后,他们再不复相见,他们的爱情正如这部电视剧的书名一样,是在白夜之中的行走。部电视剧的一段话深刻地描绘了此般感情:”他们的天空是没有太阳的,总是一望无际的黑夜,虽然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即便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凭借这份光,他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他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他们的爱情依附在被腐蚀的土壤之上,他们依靠互相拥抱来取暖,他们爱得痛苦万分,他们鲜少见面,他们不能像正常情侣一样手拉手走在大街上,他们的爱只能靠暗中帮助对方来表达。他们的世界早已千疮百孔,没有光线的世界,只有对方,是他们唯一的光明与希望。

     
 书中,老警察认为两人之间的关系是“互利共生”的关系,用他的话说,两人就好比枪虾和虾虎鱼,互相利用才得以生存。而我对此亦深信不疑。

亮司和雪穗这两个“生来”沉默和内心冰冷的孩子为什么会对彼此敞开心扉。这或许就要归功与这个世界之中把他们共同放在“地狱”之中的恶魔,经过十九年的挣扎才终于以亮司的死而获得解脱。

图片 3

     
雪穗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单亲家庭,母亲为了生活把她“卖”给了嫖客桐原洋介,成为了罪恶的女童交易中最直接的受害者。

亮司生长在一个从来都感觉不到是一个“家”的家庭,他“眼里蕴含阴沉黑暗,脸上毫无表情”,母亲桐原弥生子生下亮司并不是为了当一个母亲,而是为了嫁给桐原亮司的父亲桐原洋介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好继续做“女人”。在一个母亲把自己当做生存工具的家庭里,即使桐原洋介如何的溺爱自己,亮司也感觉不到温暖,他只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守财奴,而他自身也是父亲的一件财产罢了,他与桐原弥生子一样,为了自私而建立了一个无爱的家庭。此时早慧的亮司早已经用他那与大多数同龄人不相称的观察力和智慧明白到了自己的处境,那便是他正生存在一个空洞的家庭之中,在一个作为孩子却被亲生父母的己欲背叛的家庭之中。

讲到这部电视剧,不得不提的是雪穗一直在看的《飘》中的主人公——斯嘉丽,雪穗一直想做的便是如斯嘉丽一样的女人,而斯嘉丽其人,是一个自强自立,为了幸福不惜一切手段的女人。雪穗学到了,也做到了,她终也成了一样的女人,她为了自己的欲望不惜一切代价,她会选择许多灰色手段来实现自己的心愿,可到底是什么让她成为了这样的人呢?这就要追溯到雪穗的童年,童年的她被迫被母亲出卖,她或许在那时就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深深的绝望之情,所以她才会极尽手段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才会成为被世人所恐惧的可怕女人,才会与小说之中的斯嘉丽形象一致。而亮司的出现,毋庸置疑,是雪穗世界里的一道光,他弑父救她,也许,他让她对这个世界产生了那么一点点可能,她一直活在冗长的黑暗之中,她对于任何感情都早已麻木,这时,还有亮司愿为她共赴地狱,那,刚好,这条路很长,我能看清前方路的模样,多亏你在我身旁,你是我唯一的光亮。

     
 经历了如此黑暗的事情却能依旧淡定,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按部就班地去上学,去图书馆看书,甚至,结交朋友。在知道亮司弑父,警察为了该案件而上门查案的时候,她也能平静面对,就好像这一切都跟她无关,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尚且不能做到如此,更何况是一个小小年纪的小女孩,可见,雪穗的心里是承担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和压力,经过多次多个魔鬼的百般摧残,她的灵魂在年幼时期就已经糜烂不堪,不再完整。

我相信亮司的心里一定是有善的,他的心里一定是有着一般小孩的温暖和天真的,不然他不会剪出那么漂亮的剪纸,不会在图书馆里读那么多书。即便是在他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之后,即便是在他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之后,他心中的善念还在。在做超级马里奥时他对友彦的维护,在除夕夜他为友彦和弘惠送的结婚礼物,他有时候对典子的温柔以及在老家时对她的信任。

图片 4

       
小小的年纪她就已经开始读《飘》,把女主人公斯嘉丽当做是自己的榜样和信仰,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一天也能活成像斯嘉丽一样的女人。
正是因为不曾拥有,正是因为不曾得到,所以她想要拥有,她想要得到。

亮的恶之花,只是源于他小时候的经历,源于他的父亲。

太阳在这部电视剧里象征着一种东西,那就是”人性”。即使是一个作恶多端的人,他的头顶也会有太阳的存在,这个太阳是我们价值评判的标准,但是,我们的主角铜元和雪穗却没有,他们的人生早在很小的时候,就进入了灰暗时刻,他们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太阳。但幸运的是,他们有他们对于彼此之间的爱,正是这份爱,让他们坚持了下来,成为他们唯一的光。这种爱也是残忍的他们的最后一丝人性,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爱,他们还可以继续走下去,他们还可以称之为”人”。电视剧里有这样一句经典的话,那就是想要”在白天走路。”其实这句话,我们一开始就理解错了,他们头顶并没有有太阳,他们只能牵着对方的手,在给彼此的太阳之间散步。

      正是因为她知道是母亲亲手毁掉
了她的一生,是母亲出卖了她,从来没有过过正常孩子的生活,她恨她,她更是知道唐泽礼子喜欢她,愿意收养她,所以她亲手设计了一场戏,一场母亲畏罪自杀的戏码。她要漂白她的过去,要成为像斯嘉丽一样的女人。

雪穗,一个从小就极度美丽气质过人的女孩,但当父亲在她四岁的时候死去之后,她的灵魂便被自己的母亲夺去给了这个世界之中丑恶的恶魔。和亮司一样,雪穗也是一个内敛早慧的孩子,亮司把自己封闭在剪纸之中,雪穗选择把自己藏在书中,藏在那本《飘》(乱世佳人)的主人公斯嘉丽之中,二人的藏匿都是想找到一个温暖的有安全感的地方栖息。

图片 5

     
跟养母一起生活之后,她潜心学习茶道,花艺,礼仪,将自己一点点地包装成一个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女人。但是,一切美好的表面,都只是为了掩盖那段难堪黑暗的过去罢了。佯装的华丽高贵的面具之下,是她阴险狠毒,虚伪无情的内心。

雪穗是羡慕斯嘉丽对自己命运的掌握,雪穗或许憧憬不是斯嘉丽这个人,而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对自己生活的选择权。十二岁的她早就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和理由,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无情的背叛和出卖,被恶魔们剥夺了做梦的权力,“想睡的时候,就会想起被强暴那时候”雪穗说,“不敢闭上眼睛,怕睡着了会做梦”。那时的雪穗肯定是个扯线木偶。她只有任人摆布,因为她没有可以信任的人,更没有一个让她想去抗争恶魔的梦,她只是单纯的羡慕斯嘉丽,并知道她永远不会变成她。

中岛美嘉有首名为《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的歌,歌词最后一段大概最适合描述这一段感情了吧,”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我还没有遇见你,因为有像你一样的人存在,我稍稍喜欢上这个世界了,因为有像你一样的人存在,我开始稍稍期待著这个世界。”雪穗的人生从来没有过白天,但亮司的出现与亮司疯狂的爱是雪穗人生最明亮的一段。

     
过去的她嫉妒甚至是恨那些优秀的人被关爱的人被保护着的人,因为她自己本身只是一个在女童交易中艰难生存的一个小女孩,自身非常没有安全感也非常自卑,而这种感觉也将伴随她一生,尤其是当感觉到有人比她更优秀更加得到大众的关注的时候,小时候的那种惶然无助的感觉又会悄然而起折磨她。所以她会用“强暴”的手段伤害校友藤村都子,甚至是自己最亲近的朋友江利子,夺取他们的荣誉,他们的爱情,然后使之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只有这时候,她才能体验到来自这个世界的安全感。

雪穗的恶之花,源于她为钱可以出卖一切的母亲,源于那些对小孩子做出那样卑劣行为的恶魔般的大人。许多人都会说雪穗是一个自私的心狠手辣的女人利用亮司对她的爱以及对她的愧疚,就像笹桓所说的“他俩只是相互守护着那天的灵魂而已,但最终桐原亮司却仍然在管道中徘徊,唐泽却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真面目,一直待在大厦昏暗的房间里,即使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走向毁灭。”但当我看着她走过的路受过的伤害,一切却又变得合情合理。或许有人说她利用了亮司帮助她换取新的人生,但她也同样是为了以后能够和亮司一起抛弃过去一起活在阳光底下。雪穗说过“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黑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的存在。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无疑,能够代替太阳给雪穗带去温暖的就只有亮司。所以我并不反感雪穗,因为我觉得她正是这本书的精彩所在,正是对人性最准确的表示,她很真实。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黑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这是原文中雪穗对夏美说的一段话)

“她都一个人来吗?”

       太阳是什么?

“是啊,都是一个人。”说着,图书馆员微微偏着头,“啊,不过,有时也和朋友一起,一个男孩。”

     
太阳是光芒,是力量,是自由,是温暖,是生机,是希望,是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这对于一个从小就成为女童交易中最直接的受害者,这对于一个亲手谋杀自己母亲的女儿,这对于一个从小就失去了灵魂没有感情的人来说,生活是黑暗的是没有太阳的。
   

这个在图书馆用魔法般的剪纸打开了一丝雪穗自我的人正是亮司。或许是因为他们太像了吧,一样的聪慧,一样的不轻易表露自己,一样的因为无力反抗世界的腌臜而躲入自己世界的两个人,在他们第一次双目相对的时候就毫无理由地被彼此深深地吸引了吧。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明白自己深藏的内心的人,没有比这个更令人高兴的。但是他们二人这辈子能够在白天相互依偎的日子,被雪穗的母亲西本文代和亮司的父亲桐原洋介那“两百万”的交易而彻底结束了,随之而来的只有无尽的漫天白夜。

       代替太阳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那一夜,西本文代并没有回家,而是一个人坐在秋千上沉思。

       是亮司吗?是雪穗和亮司的爱情吗?

那一夜,恶魔——桐原洋介,踏入了雪穗最后的藏身之处——图书馆,把雪穗最后的残存的自己,硬生生的拉了出来。那么聪明的雪穗,在那一刻就已经明白了一切了吧。她已经被彻底交给了恶魔,她已经不可能再做斯嘉丽那样的梦了吧,她从今往后似乎都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只属于恶魔的玩偶。

     
不是的!是努力!努力地得到不曾得到但又渴望得到的以此填满内心安全感的东西。

那一夜的奇迹,亮司因为忍受不了桐原弥生子生为母亲所做的与店员私通的勾当,他带着自己得意的剪纸前去二人心灵的休憩地-图书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