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魔窟,穿条纹睡衣的我们

非常特别的一部二战题材电影,
用一个纳粹的视角展现了真实纳粹的世界,
震撼人心又冰冷刺骨。
有时候可怕的并不是罪恶本身,
而是掩饰罪恶带来的后果会让人误以为罪恶是美好的。
即使有树下斑驳的阳光和阵阵微风,
也只是为了掩饰我们生活在一个扭曲并充满谎言的世界。
小男孩毫不质疑的穿上了那件睡衣也许在某个层面上来说幸运的。

影片一开始,纳粹标志和纳粹制服令我警惕。

人是唯一一种生物是以折磨其他东西取乐的,而文明使得这种活动更加残忍。以布鲁诺一个孩子的视角去观察纳粹集中营,在纯真面前更加反讽。

不少人都说这样的结局很震撼很感动,但我更多的是麻木和无奈。看完后我才意识过来,这样的结局是必然的。看的过程中,随着两个孩子深入最危险的地方,爸妈因父爱母爱驱使寻找着自己的孩子时,我内心还是有一丢丢希望他成功被救出的。但仔细想想,如果他被救,穿条纹睡衣的犹太男孩还是要死的,他的被救又有何意义?

当布鲁诺穿着条纹衣服走在犹太人中间的时候,我好希望他能喊一下说自己不是犹太人说自己是纳粹军官的儿子,可一个孩子怎么会懂这些?犹太人又应该怎么证明自己没有犯下一点错误呢?我想他们肯定曾经想过为何先知没有提前告诉他们犹太民族会有这场灾难。这份人类犯下的罪恶,血淋淋的。

如果非要按价值观对错来区分的话,母亲很可怜。因为只有活着的人才会感到难受。她无辜地失去了一个孩子。而原本是实习医生的犹太奴隶最为可怜,他是影片中犹太人的重要缩影。他忍受着极大的不公平和痛苦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孩子虽然死了,但至少他的死是有价值的。

对这份纳粹罪恶的反省会延伸到每个人,如果我们不能做出行动阻碍,这份灾难将会降临到我们头上。

最后,为导演编剧点个赞。我入戏了,正因为他们展现了强大的表达能力。导演编剧想说的,观众看懂了,这点很重要。可这往往容易被人忽略。

南京大屠杀以及一系列的日本对中国做出的残忍罪行就应该这样描述。这是人性犯下的错误,这是会延伸到没个人的灾难,让世界感觉到这是一个全球的问题,不止是仅仅集中在中日两国之间的历史遗留,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