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对自己的关心,原来是一场希腊悲剧

以为是基督山伯爵式的复仇故事,更何况中间还穿插了那么多现实。特别是恍惚间,看着明日基金,想到了那些独角兽。

============卡夫卡式的分割线============
12/21
15、撞见自己一如撞见死鬼
事件:
在现实与梦境的交错中所存在的卡夫卡式(Kafka-esque)的荒诞感会营造出一种特有的极其紧张、局促的氛围,让处于纯粹精神境域中的你无所适从,同时给你带来诡异的挫败感,让你羁绊在对现实与梦境的选择中,甚至于主客异位,你觉得你仿佛成为它们共同斥责的贱民,或是用以相互推诿的借口。

        能将神话转述改编得如此贴切,我要说编剧很有想象力。然后先说说西西弗斯的故事。西西弗斯是希腊神话中风神埃尔罗斯(Aeolus)的儿子。他拥有智慧,但却是人类中最为奸诈的人。他由于背叛了宙斯,被打入地狱受罚。每天清晨,必须将一块沉重的巨石从山底搬到山顶上,而当到达山顶后,石头又会顺着山坡滚下来。西西弗斯受到的处罚便是每天必须不断重复做着这件艰难的事情。
        电影某些具体的细节在我这里并不特别重要,大可不必纠结于此。我们可以从稍微宏观的方向来看一下整个故事。编剧用这样一个故事为我们讲述了西西弗斯的艰辛。女主角杰斯在不断的重复的做着一件事情,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她想反抗,但却发现她根本无能为力,于是最终向命运妥协。当一个人选择了妥协之后,这件事情就变得不再是那么艰难了。也即没有轻蔑克服不了的命运。
        而在法国哲学家阿尔贝·加缪看来“登上峰顶的斗争本身足以充实人的心灵,应该设想,西西弗斯是幸福的。”试想,终点又是毫无意义的起点,没有任何的希望,这是多么的可怕?其实我们应该认为,人类奋斗的过程本身就是幸福的。
       将西西弗斯式的悲剧现实化以后,你会得出一个很荒谬的结论。即生活因每天不断重复着同样的事情而变得毫无意义。就如用同传道书中所说,“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何尝不是如此呢?有更多的时候你在琢磨沮丧是怎样的味道,而使你感到快乐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是,从进化论中,我们可以知道,人类并非是运用身体来适应变化,而是依靠智力来较好的适应环境。人类相对于其他动物的高级智商使人们善于思考和总结。在加缪看来,西西弗斯是在用蔑视来反抗着荒谬,他并没有妥协于命运。加缪试图告诉我们,运用理性思维思考后会发现,生活还是值得过的。你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反抗,对一切不公的理性反抗,虽然最终结果并没有差别。就像人生命的结果是相同的,而不一样的只有过程。

看完全剧,原来是西西弗斯式的神话故事,牺牲自我,带走大鳄们这些股市死神。打破旧秩序,脱胎换骨,然后流血,革命。

沉沦与撞见:
所谓那一刹撞见自己,也就是从“沉沦”中顿觉了自己的本真的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沉沦”,这样的双重撞击使得此在本身突显为海德格尔所说之“畏”的对象。你在那一刹化身为西西弗斯:由于命运的缘故,你沉沦于竭尽全力地推着石头上山,妄图把石头从现实的山脚下推到梦境的云层中,只是石头刚要到达就又轰然坠落在现实的山脚下,日复一日。只是你依然坚守使命。可就是在那一刹,你突然觉察到,你所推的已然不是原来的石头了,真真切切地,却是你的本真(正如格里高尔变成了甲虫)。是的,你的本真被玩弄于现实和梦境之间,玩弄于你自己的手掌之中。
此时,荒诞不言而喻,这显然已经不是关于意义的荒诞,而是关于此在和本真的荒诞。

网站地图xml地图